新聞動態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聯系人:張經理/楊經理

                手機:15903730055/ 17329370055

                電話:

                   0373-5799999

                傳真:0373-5799700

                郵箱:xxtyscl@163.com

                Q Q:1989666759

                地址:河南省新鄉市黃河大道288號

                重典治亂 還百姓綠水青山

                重典治亂 還百姓綠水青山

                     這是昨天來源于中國環境報的一篇文章,看過很有感觸,所以分享給大家,一起來期待我們未來的綠水青山。習主席的依據綠樹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會讓我們的環境有很大的變化,在水處理這個方面,也看到了各個部門的行動和努力,相信在習主席的領導和各個國家部門的積極配合下,綠水青山是指日可待的。具體內容如下: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日前召開會議聽取關于吉林長春長生公司問題疫苗案件調查及有關問責情況的匯報時,提出要“重典治亂,去疴除弊”。對于同樣涉及公共安全底線以及最廣大人民利益的生態環境保護來說,同樣也要重典治亂,對屢禁不止的環境違法行為出重拳、使狠招。只有如此,才能除掉生態環境保護領域的“沉疴”和“積弊”,真正遏制住環境違法不斷發生的勢頭。

                當前,我國生態環境形勢依然嚴峻,污染防治任務仍很繁重,一些地方生態環境問題十分突出,群眾反映很強烈。由于環保責任沒有落實到位,導致一些突出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以生態環境部日前公開掛牌督辦的26家排污量大、嚴重超標的重點排污單位為例,這些違法企業有一個特點,即大多數有環境違法的前科:26家企業中有24家屬于屢查屢犯的排污企業,其中有5家企業的污染行為持續3年仍未解決,企業因環境違法行為而被點名的次數最多竟達8次之多。

                類似的情況并不鮮見。如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多年未得到解決,寧夏泰瑞制藥污染十余年、屢被舉報卻依然我行我素將整改要求當作“耳旁風”,包括臨汾在內的多個城市因生態環境問題被生態環境部兩次約談等。這些問題屢查屢犯,幾成“痼疾”。這些“痼疾”的背后,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一些地方黨委政府以及企業對生態環境保護沒有真正重視起來。

                從環保部門查處和媒體曝光的眾多問題來看,這并不是個別的現象,一些地方環境違法行為仍然大量存在。這從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中就可以看出來。為應對“回頭看”,一些地方弄虛作假、欺上瞞下的招數屢見不鮮,敷衍整改、表面整改、虛假整改的例子層出不窮。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問題,主要是一些地方黨政領導“重經濟發展輕環境保護”的理念根深蒂固,沒有真正協調平衡好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在生態環境保護方面沒有履職盡責,存在不作為、不擔當的情況。

                企業環境違法屢犯不改,群眾進行多次舉報,但一些地方黨委政府仍視而不見,甚至在上級環保部門介入后也沒有采取積極舉措,這不但反映出一些地方領導干部在生態環境保護方面的嚴重失職失責,甚至可以說到了麻木不仁的地步了。如果放任這種行為不管,不但會危及國家生態安全和社會和諧穩定,而且會破壞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動搖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根基。大量事實已證明,一而再再而三的輕微處罰對于心無所畏、行無所戒的人來說,已經起不到懲戒震懾作用了。板子打得不“疼”,無異于隔靴搔癢。因此,對于無視環保法律法規的規定、無視群眾對突出環境問題的強烈呼聲、無視中央對生態環境保護政策要求的行為,非要重典治亂不可。唯有如此,才能從根本上扭轉“重經濟發展輕環境保護”的理念,也才能真正遏制住環境違法行為的頻繁發生。

                針對秦嶺生態環境問題,中央日前已專門派駐一個專項整治工作組,并且由中央紀委副書記任組長,足見中央之重視。針對泰瑞制藥擅自復產,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態度鮮明,措施有力,處理果斷,永寧縣黨政“一把手”雙雙被免職,其上級銀川市一位副市長也同樣被免職。生態環保領域的重典治亂案例已向各地黨委政府發出了一個強烈信號:生態環境問題不僅僅是一個單純業務領域的問題,也是一個政治問題。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領導作為本行政區域生態環境保護第一責任人,必須守土有責、守土盡責,否則出了問題就必然難辭其咎。

                生態環境是關系黨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問題,也是關系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污染防治是未來三年必須要打好打勝的三大攻堅戰之一,時間緊、任務重。各地黨委政府必須提高政治站位,深化認識,盡責履職;必須以較真碰硬的勇氣、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精神,真正把突出環境問題解決好、把環境污染治理好、把生態環境建設好,為子孫后代留下一個天藍、地綠、水清的美好家園。


                當前,我國生態環境形勢依然嚴峻,污染防治任務仍很繁重,一些地方生態環境問題十分突出,群眾反映很強烈。由于環保責任沒有落實到位,導致一些突出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以生態環境部日前公開掛牌督辦的26家排污量大、嚴重超標的重點排污單位為例,這些違法企業有一個特點,即大多數有環境違法的前科:26家企業中有24家屬于屢查屢犯的排污企業,其中有5家企業的污染行為持續3年仍未解決,企業因環境違法行為而被點名的次數最多竟達8次之多。

                類似的情況并不鮮見。如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多年未得到解決,寧夏泰瑞制藥污染十余年、屢被舉報卻依然我行我素將整改要求當作“耳旁風”,包括臨汾在內的多個城市因生態環境問題被生態環境部兩次約談等。這些問題屢查屢犯,幾成“痼疾”。這些“痼疾”的背后,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一些地方黨委政府以及企業對生態環境保護沒有真正重視起來。

                從環保部門查處和媒體曝光的眾多問題來看,這并不是個別的現象,一些地方環境違法行為仍然大量存在。這從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中就可以看出來。為應對“回頭看”,一些地方弄虛作假、欺上瞞下的招數屢見不鮮,敷衍整改、表面整改、虛假整改的例子層出不窮。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問題,主要是一些地方黨政領導“重經濟發展輕環境保護”的理念根深蒂固,沒有真正協調平衡好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在生態環境保護方面沒有履職盡責,存在不作為、不擔當的情況。

                企業環境違法屢犯不改,群眾進行多次舉報,但一些地方黨委政府仍視而不見,甚至在上級環保部門介入后也沒有采取積極舉措,這不但反映出一些地方領導干部在生態環境保護方面的嚴重失職失責,甚至可以說到了麻木不仁的地步了。如果放任這種行為不管,不但會危及國家生態安全和社會和諧穩定,而且會破壞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動搖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根基。大量事實已證明,一而再再而三的輕微處罰對于心無所畏、行無所戒的人來說,已經起不到懲戒震懾作用了。板子打得不“疼”,無異于隔靴搔癢。因此,對于無視環保法律法規的規定、無視群眾對突出環境問題的強烈呼聲、無視中央對生態環境保護政策要求的行為,非要重典治亂不可。唯有如此,才能從根本上扭轉“重經濟發展輕環境保護”的理念,也才能真正遏制住環境違法行為的頻繁發生。

                針對秦嶺生態環境問題,中央日前已專門派駐一個專項整治工作組,并且由中央紀委副書記任組長,足見中央之重視。針對泰瑞制藥擅自復產,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態度鮮明,措施有力,處理果斷,永寧縣黨政“一把手”雙雙被免職,其上級銀川市一位副市長也同樣被免職。生態環保領域的重典治亂案例已向各地黨委政府發出了一個強烈信號:生態環境問題不僅僅是一個單純業務領域的問題,也是一個政治問題。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領導作為本行政區域生態環境保護第一責任人,必須守土有責、守土盡責,否則出了問題就必然難辭其咎。

                生態環境是關系黨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問題,也是關系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污染防治是未來三年必須要打好打勝的三大攻堅戰之一,時間緊、任務重。各地黨委政府必須提高政治站位,深化認識,盡責履職;必須以較真碰硬的勇氣、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精神,真正把突出環境問題解決好、把環境污染治理好、把生態環境建設好,為子孫后代留下一個天藍、地綠、水清的美好家園。
                西西人体一级毛片69堂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